不想再提那個字,那是我的惡夢。應該說那個字跟「法總則﹞、「K*ip**g von Taipeh」這幾個中、德文集合起來就成了一個很可怕的東一。

今天我又被叫到了,老師很關愛我,真的。

我終於知道那種被老師叫到就會很緊張、被叫到台上就會很緊張的那種感覺了,以前都是上台話唬攬,所以還ok,也習慣,但是這科被叫到,我完完全全可以體會那種很緊張的感覺。完全可以體會。


最要不得的就是,其實我有看,有找到答案,但是有夠緊張,找到的答案,明明只有幾個字,但我卻都吐不出來,跟上禮拜一樣。那個答案就醫直放在我心中都不敢講出來,一直到老師說、朋友打pass我才知道是沒錯的,但是還是不敢說。孬。

每次被叫完,心理都會狠難過。

每次想到這科的債我要一路還到大四,心中也替我感到9bi,沒辦法,什麼都不如人就是這樣。可能會延畢吧我想。有沒有因為一科被當就延畢的八卦?

sean06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